你活干多了,体力消耗快才饿呀。

50万亩药田呢,我得用多久才能查完一遍。

上次琼枫带着他那是飞行,大概扫了一遍,主要是认人的。

如今走路多累呀,真想让葛熊背着自己。

“累死了,我先回住所了,你去打饭吧,老样子,多放点香菜!”李旦吩咐道。

葛熊点点头:“好的李药师,我这就去办!”

葛熊行礼完后就离开了。

吃饭早代表着他也能吃顿好的,而且人少,火灶房那边的态度也好,不会到后面一副不耐烦的样子。

等李旦回到住所的时候,远处天边刚要有几道人影而来。

他们全身穿着黑袍,一副秉公办事的样子。

李旦已经分得清楚金灵门这边对服饰所代表的身份是怎样的。

况且上个月也来过。

他们正是执法人员,带队的是执法使,一个大圣境!

他们主要的作用就是严查每个登记造册人员的名单。

确定有没有外人混入宗门,行不轨之事。

比如有的人进来,被某一个外门弟子撞见,然后杀人灭口藏尸。

他们一查,哎,缺少一个人。

这个人去哪了?

我找一找,无论有没有找到尸体,这边登记你没外出,那就出事了。

得赶紧全宗筛查。

毕竟金灵门这边到处都是灵药,丢失了贵的责任可是在我们身上。

李旦行礼:“见过执法使!”

“令牌,姓名!”这位上个月明明已经来过,姓王的大圣境还是如此道。

李旦交上去令牌,对方打开天道网,然后和李旦的样子一对比。

点了点头:“上面记录这里还有一个叫葛熊的人呢?”

李旦刚要解释,葛熊提着食盒就回来了。

见此连忙行礼:“见过执法使大人,小的就是葛熊,这是我的令牌!”

接过令牌的执法使看了看,又在天道网上确定了一番,而后将令牌还回去。

并没有再说什么,而后高傲着头颅离开了。

不亏是大宗门,怪不得连葛熊这样的神祗境都要乔装打扮进来。

下面严查,处处又是禁制。

每个人都有严格的规则制度,金灵门能发展起来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李旦邀请葛熊一块吃,葛熊却不。

“李药师,你先吃吧,这会火灶房估计开始了,我去刚合适!”

葛熊说完便离开了。

李旦也只好一人吃起来。

只是刚吃到一半,江青月就来了。

“吃饭呢?”江青月笑呵呵道。

李旦赶紧起身,邀请江青月一块吃。

江青月却摇摇头,而是很认真道。

“李旦,你对药理的知识了解有多少?”

李旦疑惑:“这个嘛,还真不好说,都是在不断学习中,怎么了?”

江青月点点头:“是这样的,我们金灵门培育的灵药,一些是我们的,一些种子是其他宗门交过来,然后到时间段来收取,支付培育费的。

还有一些是禁区啊,或者别的宗门来的,总之,天下好药汇聚一起,百花盛开,让的金灵门名副其实,反正很复杂,一时半会也给你解释不清。

而最近一段时间,有外出长老破开一处古老区域,得到了一些灵药,大半都是很珍贵的,其中有些不认识,更不知道如何培育它们。

所以现在在征集有关线索,当然了,旁人是不知的,我这边也下了任务,所以我想带你去内门碰碰运气,权当涨涨见识。

毕竟那么多长老都不认识,你这个只在五品炼丹师身边待了一段时间的药童怎么可能认识,但上面的人又不想公开,怎么样,有没有兴趣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