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南爵连头都没回,声音冰冷阴沉。

李嬷嬷看着他日渐消瘦的身形,苦口婆心的劝道:“八爷,您好几天都没好好吃饭了,看您都瘦成什么样了,若是让贵妃知道了定会心疼的睡不着觉,您岂不是要背上一个不孝的罪名?”

墨南爵没在说话,仍旧出神的望向窗外,雨水淅沥沥的下着,丝毫没有要停的征兆。

李嬷嬷朝江璃使了一个眼神,江璃心里咯噔了一下,预感不太好,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将粥端了过去,还未开口,连肉粥就被墨南爵打翻在地。

滚烫的热粥泼到了江璃**的手上,江璃连忙在衣衫上蹭掉热粥,手背还是烫红了一大块,她却愣是一声没坑,弯腰收拾着残局。

李嬷嬷也被惊到了,想上前查看,只见江璃宛如没事人似的收拾地上的碎碗,不由多看了她两眼。

就连墨南爵也终于肯舍得从雕窗上转移了视线,冷冷睨了她一眼后,便继续看雨景。

李嬷嬷叹了一口气,吩咐:“收拾好便下去吧。”

江璃动作利落的收拾干净,下意识瞥了一眼墨南爵的双腿,起身施了一礼,端着盏托出去了。

出了厢房,江璃才宛如离开水的小鱼,得以呼吸。

江璃睨了一眼手背的红痕,默默在心里咒骂起了墨南爵,幸亏没有烫伤,否则可怎么干活。

眼下,她一刻都不敢忘记自己丫鬟的身份,在这个没有人权的国家,她只能尽力做好本分之事,争取能够早日出府,她便谢天谢地。

江璃没走多远,便被后面赶来的李嬷嬷叫住。

“不知嬷嬷有何吩咐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