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识朦朦胧胧间,耳旁响起匆忙脚步声。

紧接着,一双硬实有力的大手抱起她,喂她喝了温水。

肖颖头痛欲裂,精致美丽的眉头难受皱起。

“嘶……”她忍不住痛呼出声。

抱着她的铁臂温柔将她放下,一道浑厚嗓音响起:“没事吧?别装死!”

装死?

她不是已经死了吗?哪里需要装?

她被姑姑一家子陷害,被迫嫁给了陈冰。婚后三天两头被家暴,逃跑的路上被残忍打成重伤,最终死在抢救的病床上。

可是,四周的感觉却真实得难以置信!

肖颖徐徐睁开眼睛,看着眼前年轻俊朗的男子,一下子愣住了。

男子大约二十三四岁,高大颀长,穿着紧身尼龙布上衣和喇叭裤,脑门上的金黄色染发精神十足,眉眼尽是冷酷和痞气。

这是——袁博?!

奇怪!他怎么变得这么年轻?!

袁博嘴角轻扯,嗤笑:“摔傻了?不会爬墙逞什么能!为了退婚,你倒是蛮能拼啊!”

退婚?那不是十几年前的事吗?

肖颖茫然张望四周——斑驳的墙壁贴着报纸,角落处停着一辆老旧凤凰牌自行车,墙上的小日历赫然印着“一九八七丙寅虎年”的字眼。

天啊!难道老天爷终于听到她的祈祷,让她重回到退婚的那一年?!

她不敢置信看着眼前的颀长冷酷男子,伸手缓缓贴在男子健硕的胸膛上。

温热的!心跳强而有力!

袁博狐疑瞧着她的动作,一把甩开她的手,没好气问:“你这是干嘛?!”

肖颖惊喜笑了,看着自己恢复莹白嫩滑的双手,心里激动万分。

这是真的!

她真的重生了!!

袁博冷酷的眼睛盯着她,沉声:“当初订婚就只有一对银戒指,没其他。我现在去找出来,你拿了立刻走人。”

“不!”肖颖腾地爬起来,惊慌摇头:“袁博,我不退婚!”

袁博懒洋洋挑起眼帘,冷硬俊脸带着嘲讽。

“那你来做什么?刚才是谁在门口嚷嚷着要退婚的?耍我啊?”

“不……不是!”肖颖眼睛红红的,似乎快要哭出来,语气却十分坚决:“我永远都不会退的。”

上辈子姑姑一家子教唆她退婚,害得她悔恨多年,嫁给陈冰最终惨死。

在那段昏天暗地的家暴日子里,是眼前这位被抛弃的前未婚夫时不时偷偷救济她,帮她照顾父母亲,给了她久旱甘霖般的温暖。

这一次,她不会再傻乎乎错过这个好男人了。

袁博不屑冷笑:“我是穷,但我不缺骨气。你肖颖是高材生,我是地痞流氓,差距是天跟地。当初定下婚事的是两家人的父母,可现在已经不是老旧社会听什么父母之命,咱们两人说开了就行。”

他来自偏僻的穷山村,打小混迹街头巷尾长大,饱受各种白眼和嫌弃。

她是地地道道的城里人,吃得好,住得好,还是信息学院的高材生。

用她姑姑的话讲,她是天上的仙女,他这地上的臭泥巴连肖想看她一眼的资格都没有,哪敢没脸没皮谈什么婚约。

肖颖垂下脑袋,爬下单薄的木床,低声:“我爸妈是不会同意的,我……我也不想退。”

语罢,她撒腿就往外跑。

上辈子她从没嫌弃他穷,只是不喜欢他整天混迹街头。退婚后,他很快在货运行业闯出一片天地。

可惜后来她爸爸得了重病,缠绵病榻好几年,他跑前跑后花光了所有积蓄,可怜最终又变得一穷二白。

他对她爸妈又敬重又孝顺,不惜倾其所有,让她更是后悔内疚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