傍晚时分,夕阳西下,漫天火烧云热辣辣。

一辆崭新的斜杠自行车响着“叮铃”,声音嘹亮,吸引了路旁树荫下好些乘凉的人张望探看。

“哟!那是啥牌子自行车?好看哎!”

“你懂个毛!那是氮肥厂厂长的儿子陈少爷!他身边啥玩意都是进口的,那自行车铁定是外国牌子!”

坐在硬绷座椅上的陈冰趾高气扬,昂起脖子,径直来到筒子楼楼下。

林云宝提着一个军色挎包,晃悠悠踢着塑料凉鞋,正要上楼——倏地惊喜瞪大眼睛,双眼发亮快步冲上前:“陈少爷!陈少爷!”

陈冰傲慢的眼睛瞥向她,问:“下班了?”

“对对!”林云宝开心笑答:“刚下班呢!我们供销社夏天都会推迟半个小时关门,所以回来得有些晚。”

她没读初中,小学毕业后在舅舅肖淡名的老同学廖世冲的引荐下,进了他管辖的供销社当学徒工,一个月工资二十五块。

陈冰懒洋洋“嗯”一声,问:“小颖下课了吧?你上去帮我看看她回来了没?”

林云宝大饼脸上的笑容瞬间垮了,支吾低声:“你……你是来找她的?”

“废话!”陈冰翻白眼冷哼:“不找她难不成找你啊?”

上周末找不到小美人,这几日过来巷口逮两趟了,可惜都等不到佳人。今天他干脆直接等在筒子楼下,除非她不回来,不然肯定逮得到。

林云宝委屈巴巴红了眼睛,低声:“陈少爷,上次看电影的时候,你还夸我有气质呢。”

“你别想太多。”陈冰漫不经心道:“我口袋里不缺戏票,经常请朋友看电影。你如果帮我找到小颖,我再送你四张。”

语罢,他从裤兜里一掏,甩给她四张电影票。

林云宝吞了吞口水,欣喜若狂接了过去,数了数,然后小心收进兜里。

陈冰下巴微扬,道:“快上去喊她下来!”

林云宝眸光躲闪两下,脚步飞快冲上石楼梯。

半晌后,她脚步缓慢走下来,手上仍提着刚才那个军色挎包。

“陈少爷,我妈说颖颖她这两天不回家来住。她那个……学校有事,暂时住在学生宿舍。”

翘盼的陈冰一听,清俊的脸上满是失望,脚尖用力一蹬,踩着自行车头也不回离开。

“哎!”林云宝慌忙追上去,喊:“你——你要不要去看电影?我们一块儿去看,好不好?”

陈冰心情差得要命,没好气喝道:“滚远点儿!”

林云宝讪讪停下脚步,看着自行车远去的轮廓消失在夕阳的余晖中,眼底隐约闪烁泪光,气呼呼扭头上楼。

正在走廊洗地瓜的邻居瞅见她,好奇问:“云宝,咋跑上跑下的?路上落东西了?”

“……没。”林云宝往自家屋里钻。

“啪!”门狠狠甩上了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