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楚长廷成婚之时,他不过是个千夫长。

沈素心本是将军之女,与楚长廷早已经认识多年,她爱慕他多年,为了他,她把自己变成一个人人都称赞的大家闺秀,可他从未正眼瞧过她一眼。

后来知道他与苏霜棠从小指腹为婚,她也不敢再出现来破坏他们,但在上元节那晚,他被刺客刺杀,她以身帮他挡住了有毒的利箭,差些没了命。

那时,他才因为感激她,而正眼看她,可因为她出事,她的父亲一下没扛住,就倒了,父亲知道她爱慕楚长廷,在临死之前才以救命之恩来要挟,让他娶她,那时她尚在昏迷之中。

楚长廷向他的未婚妻退了婚,可没几日就传出了他未婚妻的死讯,传言皆说是因为被退婚,羞愤上吊自杀的,自此楚长廷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。

那时候,他仍遵守了诺言,娶了她,可却从未给过她一日温情。

“我还奢求些什么,能待在他的身边五年,我应该满足了。”一阵腥甜涌上喉咙,忍不住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。

用帕子捂住了嘴巴,半响后,拿开帕子,才发现自己咳出了暗红色的血。

沈素心凄苦一笑,或许,直到她死的时候,才能换来他一个拥抱,即便拥抱过后,他会永永远远的忘记她,那也无妨。

苏家是原本是官宦之家,但自从苏霜棠不在了之后,苏老爷的官运一直在走下坡路,最后还被摘去了乌纱帽,回了乡,数月前苏家二老去了,只留下了一个刚满十五岁的女儿,楚长廷听闻这件事情之后就让人把苏霜棠的妹妹苏妙语接了过来。

接苏妙语过来那日,楚长廷正好有要事出去了。

那苏妙语自有人安排住处,但上午才来,下午她就寻到了沈素心的院子中。

正在缝衣裳的沈素心忽然听到了吵闹的声音。

“这本应该一切都是属于我姐姐的,都是那个姓沈的恶毒女人夺走了这一起,才让我姐姐上吊自杀了,她就是个杀人凶手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