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妙语在将军府住下,说过公务繁忙的楚长廷,却时常回到府中与苏妙语用膳。

他们用膳的次数,比沈素心与楚长廷成婚五年以来都要多,她几乎已经忘记上一次他们一起用膳到底是什么时候了,他总是说军中事务繁忙,以到了最后,所以也就不回来了,也没有半句话。

沈素心在院子中散步,听到少女银铃般的笑声,沈素心望了过去,只见凉亭中,自己的丈夫和另外一个女子有说有笑。

看着楚长廷脸上的笑容,沈素心几乎看痴了,自成亲以来,她从未见他笑过。

原来她是如此这般的折磨着他,让他五年来每日都活在痛苦当中,这五年来,她原来这么的自私,只顾自己能否待在他的身边,却忽略了他的感受。

如果这次,她再以死让他难过,只为了能让他抱她一次,也是何其的自私。

秀青看不过去,不忿的说:“夫人,你就当真看得过去,那个女人天天这么缠着将军?!”

沈素心摇了摇头,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中。

沈素心不去找苏妙语,苏妙语却是肆无忌惮的来找她,得意洋洋,一副胜利者的姿态。

秀青生怕她再次动手,立马护在了沈素心的面前。

苏妙语朝着沈素心露出了讥讽的笑意:“我告诉你,沈素心,你今日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你从我姐姐手上抢来的,我会一样一样替我姐姐夺回来的!”

沈素心微微一笑:“你要夺便夺,无论是将军也好,还是将军夫人这个头衔也好,我都不在乎了。”

她命不久矣,只想在最后的时间中多看几眼将军也就满足了,他的余生,本应该幸福的,而不是被她所耽误。

沈素心的话让苏妙语微微一怔,随即露出了讽刺的笑容:“怕不是外边有人了,所以才这般的无所谓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