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素心昏迷了整整两日,醒过来的时候,是小翠守在她的身旁,未见秀青,便问:“秀青呢?”

小翠哭哭嗒嗒的说:“秀青姐姐去与将军说夫人病了,将军什么也不问,直接让人杖责了二十大板子。”

闻言,沈素心蓦地从榻上坐起:“你说什么,将军让人杖责了二十大板秀青?!”

小翠点头:“现在秀青姐姐还躺在榻上,昏迷不醒。”

“扶我起来,我要去看秀青!”

小翠把沈素心扶了起来,到了秀青的房中,看到昏迷不醒的秀青,沈素心顿时泪如雨下。

“秀青,我对不起你。”秀青从小伴随她长大,她对秀青早就超越了主仆之情。

看着秀青昏迷不醒的模样,沈素心第一次怨楚长廷,他厌烦她,为何要牵连其他人?

若是她不在了,楚长廷若真的续弦苏妙语,秀青,小翠他们怎么办,这些丫鬟都是她出嫁之时从家里带来的,以苏妙语的性子,当上了将军夫人后,定然不会善待他们。

摸了摸秀青昏睡中的脸,便越发的觉得,她想要在死后让楚长廷挂念她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为了身边的这些旧人在她死后能得到好的安排,沈素心决意把卖身契还给他们,再把他们带离将军府。

沈素心去找了楚长廷,远远看去,他此时正在花园之中与苏妙语有说有笑,不知怎的,苏妙语忽然踮起脚尖靠近了他,似乎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,而他并未推开她。

看到这一幕她的手脚像是麻木了,好像有一把尖锐的刀直戳进她的心里,五脏六腑都在发痛。

她的爱即使很卑微,可却容许不得第三个人插足,除非她亲自放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