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素心写好了信之后,让小翠带去刘府,殊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皆被人监视着。

武安把自己所看到的禀告楚长廷:“属下亲眼看着夫人的女婢把信件送到了刘侍郎的府上。”

楚长廷的脸色瞬间一沉。

刘侍郎,刘源谏,沈素心的表哥,沈素心未嫁给她之前,这刘源谏一直在追求着沈素心,还曾向沈老将军提过亲。

楚长廷的眸色冰冷至极,放在腿上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

沈素心,你最好没有与他人有染。

“继续盯着夫人,有任何的风吹草动,立即向我禀告。”

“是,将军。”

武安退出了书房,楚长廷的目光停留在摇曳的火芯上,眼眸微微一眯,杀意咋现。

刘源谏吗,呵。

沈素心写信给自己的表哥,便是想请他帮自己最后一个忙,让他安顿好秀青他们。

很快,刘源谏给沈素心回了信,与她说,若是方便的话,在外边见上一面。

沈素心也修书一封回了他,约定了时间,在安若寺约定见面。

嫁给楚长廷之后她几乎没有出过门,与世隔绝了,天天都待在将军府的后宅之后,对于向自己提过亲的表哥,她更是避嫌,除了给外祖母过寿拜年之中匆匆见过几面外,他们这四年来从未说过一句话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